有人说于汉超“越老越妖”,他总是能够创造连续进球的纪录,如今他凭借10日晚对阵浙江队时打进的一球,跻身中国职业联赛总射手榜的20位了。

要知道,于汉超跟很多射手还不同,因为他的职业生涯中,已经历经了大大小小七次手术。伤病就像如影随形一样紧盯着于汉超,即便如此,也不曾把他从绿茵场上吓退,他总是能够展示出一种越挫越勇的姿态。

新冠疫情的影响近三年,国内职业联赛也遇到了极大的挑战与困难,但于汉超的心态没有受影响,他还是专注于足球,他说困难中不要自我放逐,要在困境中打磨自己,等待时机,“只要我们不自我放弃,我相信一定会有转机的。”

◆《足球》:10日晚打浙江队那个进球,你跟吴曦的那个配合非常漂亮,你们之前在队里曾经演练过吗?

于汉超:有过相似的配合,但那个球我觉得还是吴曦的视野好,毕竟距离挺远的,他能够看到我且传球时机把握得特别好,在我没有越位的一霎那把球送了出来。这就是高手。

◆其实你当时选择启动的时机也选得很恰当,早一点就越位了,晚一点可能就被对手封住线路了。你们都是高手。

过奖了。其实赛前我和吴曦长谈过一次,在很多事情上我们的看法都是相同的。认真比赛,进球是我的职责。因为在我受伤期间,是俱乐部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照顾,我才能这么快用这样的状态重返赛场。不要给我过高的赞誉,这些真的是我应该做的。

也不是专门为这一场比赛交流的,而是大家平时就喜欢多沟通,这是申花的氛围,也是我们的习惯。我们有共同的观点:“外面的很多事我们都决定不了,但是我们能够决定自己该怎么做。我们最难的时候是俱乐部接纳了我们,而俱乐部最难的时候,我们也得站出来。”

我和他当初加盟申花,都有各自迫不得已的原因,但是来到了申花,这里的一切抚平了我们很多伤痛。虽然也很难,但是,这种难不是让我们独自面对,所以我们也得一起站出来去拼去扛。懂得知足是一种心态,知道感恩是应有的品德。何况今年申花在吴总、周总和教练组的带动下,别说队员了,就是队务、翻译、新闻官这些人,他们也都是充满拼搏精神的,我和吴曦也都经历过其他的球队,而申花的底蕴是让我们十分佩服的。

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?所有的云淡风轻,其实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。这一切不是欠薪带来的美好,而是有人把更多的苦背到自己身上了。疫情到现在已经三年了吧?这三年,外人不知道,但是我们内部人是知道的,吴总、周总和徐总是怎么过的。周总、徐总一直跟球队同吃同住,我们回不了家,他们就不回家,我们看不到孩子,他们近在咫尺也跟孩子分居两地。吴总因为事情太多,虽然不跟我们一起封闭,但多少压力都是他扛着,球队还能维持基本稳定的运营,这里面他的付出我们也知道,每次我们从外地回到上海,总是看他在车外等候我们,欢迎我们,就像家长接孩子回家那样亲切。

还有吴指导,他把教练组的每个人的假期都取消了,每天训练结束后都要单独辅导年轻球员。因为申花的康复师在国外回不来,于是吴指导就安排曾经跟我有过一样伤病经历的助理教练李诚铭,李导拿着详细的康复计划,没日没夜陪我一起训练,不光是训练,还跟我沟通受伤后的感受,每一次大运动后肌肉的感觉,还有手术后,看到双腿粗细不同那一刻的难过。

从我受伤后的第一时间,吴指导更像是我的家人一样,当机立断要我做了手术,帮我找了华山医院,是国内运动医学顶尖的专家陈世益教授带的团队,用最短的时间安排了手术,免得我去国外奔波和冒着疫情暴露的风险。谈钱是很敏感的事情,可是我很想说,他们做的这一切早就超越了金钱。

◆你已经35岁了,还做这个手术,心里没有一点点顾忌和担心吗?因为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。

一开始是有一些顾忌的,但是我说的几位领导,他们都找我沟通了,让我放心,一个是医生的医术有保障,再有就是俱乐部从来没有打算放弃我,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俱乐部都会跟我一起面对和承担的,让我放心,而且等着我归来,球队今年很困难,也需要我。幸运的是,手术很成功。

◆你说的这些感觉和感受,也体现了申花俱乐部领导吴总、周总、徐总和主教练吴指导等教练组成员对球员的负责,挺难得的。

我说的是我的心里话。这三年,整个申花队在一起经历的很多事情,等我们老了的时候,写一本回忆录,每个人写一段自己最难忘的经历,可能是给我们孩子辈留下的最好的财富。这几年,不管是老队员,还是年轻队员,甚至是外援,每个人都在用心去对待我们的工作。

以前我在辽足的时候,老队员不太会跟我们这些年轻队员说教什么,他们就是做示范给我们看。说教没有意义,做出来示范给年轻队员看,才真的有意义。申花就是这样做的。管理层示范给队员看,然后老队员做给年轻球员看,而外援在申花队伍中,也都变得内援化了。巴索戈今年跟我们同甘共苦,训练努力,比赛防守积极。我们经历的,巴索戈也一样,他尚且如此,我们还有不努力的理由吗?

◆困难之前,申花没有躺平。不过也有人说,申花被过誉了,毕竟今年无法争冠军,而且越到后面比赛越难打,压力越大。

今年没有躺平的球队也不是只有申花,大连人今年不也艰难吗?浙江、成都、梅州、武汉三镇和其他球队,也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去面对逆境和考验。我们不是每个队伍的当事人,不能拿一种特别高的调子或者口号去要求每个人,我只说我在申花经历的一切。其实申花不只是没有躺平,我们渴望被尊重,赢得更多的尊重。不只是足球圈困难,各行各业其实都受到了疫情的冲击,都很难。以往大家对我们批评很多,当下又何尝不是我们努力去证明自己的一个时机呢?

◆我觉得你的表达,可能会有人提出质疑:你之前的职业生涯已积累了一定的财富,可是没有你这份经历的年轻球员,在没有收益的情况下怎么生活?家人怎么办?

不可否认,我的职业生涯确实赶上了中国足球的好时候,给我乃至我全家人的生活都带来了巨大的改变,所以我说,我很感恩。但我之所以说,当下是所有人证明自己的最好时机,是因为当年在辽足的时候,我也经历过现在这样的情景,没钱,没方向,不知道未来在哪里。不过我没放弃自己,我要的是机会,是比赛,在困境中打磨自己,等待时机。

最近我看的一本书里有这样一段话:“生活就像是一台复印机,无论你放进去的文件是什么,它都会原封不动地复制,然后在未来的某一天,你会收到一些一摸一样的复印本,你复印得多,收回的就多。”如果放进去的是努力,是不放弃,是有价值的职业精神,是一颗对一切充满感恩的心,那么未来,我们收获价值、赞誉和关爱的机会就要大很多。

◆那你有没有收到全部付出呢?毕竟现实生活中有时候是付出得多,收回的却少。

没有百分百的定律,但如果把人生拉长了看,普遍的定律是,付出和回报,大多数情况下,呈现正比。

◆《足球》:我最近经常听球迷说,中超联赛越来越没法看了,水平下降得很厉害。你怎么看?

于汉超:我不能完全否认球迷的这个说法。联赛水平确实下降得比较明显,这是肉眼可见的,谁也无法否定的事实,但不是差到没法看了,这个取决于你的心态。如果跟往年超级外援特别多的时候比,确实会很不习惯,但如果热爱的是球队本身,那我觉得,只要球队努力拼搏,这比赛就能看。申花球迷在这点上我觉得做得特别好,有很多申花球迷跟我们去客场远征,我们全队都很感动。

◆从专业的角度来说,你觉得联赛水平在哪些方面有所下降?是跑动?是射门?还是比赛态度和敬业精神?

其实跑动距离还真的不一定降了,射门次数也不一定就少了,每个队的情况可能都不一样,不能一概而论。跑动距离,有的队可能还增加了,因为球总是在天上飞,拿不到,就得多跑,所以跑动距离不能够完全说明球队的真实水平,只能体现努力程度。外援水平高的时候,球可能更多地在地面有效传递,形成的威胁和破门机会更多。

同样的跑动距离,同样的传球次数,但是有超级外援和没有超级外援,可能呈现出的画面感受完全不同。同样,球一直在后场横传、回传或者开大脚,和有节奏地传递到对方禁区前沿来拉扯空当,这种观感也是不同的。如果说敬业精神,其实中方球员足够敬业,只是以前超级外援多,关键球的处理轮不到国内球员展示自己的敬业。不敬业,很难继续留在中超效力。

◆这或许是一个值得深思的现象了——一方面,既然中国球员足够敬业,为何球迷还是不肯给球员们足够的尊重呢?另一方面,这几年球员被接连降薪,接连被欠薪,但外界普遍是喝彩,没有人同情被欠薪的球员。

认知的差距。人与人之间的差别,很多人都觉得是财富,是阶层,这本质上是认知的差别。外界不了解足球这个领域,很多球员也不知道怎么去认识除了足球以外的世界。外界对于球员的评价就是场上的表现,就是成绩;而我们对于外界的态度经常是无所谓或者委屈。因为不知道该解释什么,不知道该怎么让大家摘掉有色眼镜看待我们。又或者,不明白一个道理,球员赚钱多也不是偷的抢的,是老板给的,怎么赚钱多就成了我们是社会公敌的理由了呢?

我们看到的只是我们自己,但是球迷们看到的是五大联赛,是日韩联赛,或者是全世界的球员。他们把我们的水平跟其他国家球员相比,然后再把薪酬也对比,那么比来比去,发现我们的水平和收入是不太相符的,我们拿到了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回报,这是球迷的认识,但我们能够拿到这些,是我们赶上了好时机、好政策以及好的市场。别把平台当本事,别把幸运当实力。

我一直这样告诫自己。外界看待我们收入的心态,和我们自己看待自己收入的心态,是不同的,角度、观点都有可能是对立的。但是,也有不少理性的球迷。所以我明白,为什么很多人心里有怨气?不平衡?这个不能怪大众,如果我们换到他们的视角去看,可能也会有类似的想法。

但是大家看不到的另外一面,是我们与整个社会完全脱节,如果不能从事足球这个工作,其实我们可以选择的范围就很小。大家只看到了我们光鲜的一面,没有注意到竞争的残酷。现实就是这样的,我们被贴上了标签。如何让这些负面标签少一些,那就是,洁身自爱,注意形象,更多地用球技,用职业精神去展现自己,所有的行为尽量与自己的职业设定相符。

◆你为何会对公众认知有这么深刻的感触和理解呢?很少有职业球员能够把认知的问题看得这么透彻。

因为我也犯过错(苦笑),所以,我必须深刻反思自己,也希望自己能从反思中成长,变得更加强大。人不能只犯错,不进步。

◆你应该注意到了,在前一段时间,大雨中,有不少广州队的球迷去看广州队训练。这个你怎么看?

我看到了。其实我跟智哥还有博文、学鹏也都一直保持着联系,看到他们还在一起拼搏,我为他们高兴,为他们祝福。我也看到了球迷的举动,我很感动。球队虽然改名字了,过去这些年对恒大俱乐部的争议有很多,但是,不可否认的一点是,恒大俱乐部在过去这些年里赢得了很多球迷的尊重。这种尊重,不完全是成绩,还有球队本身,负面新闻少,呈现给球迷不少职业的一面。

退一万步说,哪怕别人不尊重我们了,我们也应该自重。任何时候都不能自我放逐,只有这样,我们才有等待翻身的机会。另外,我很感恩自己在恒大队的那段经历,我站在了我职业生涯的最高领奖台,也认识了很多好朋友,我受伤后,有很多以前的工作人员都发微信问候我,祝福我,我很感动,也很感谢他们。

◆你迄今的职业生涯中与很多教练共事过,有些教练还是国际大牌,你从这些他们身上,你学到了什么?

我很幸运,职业生涯遇到了太多的好教练,国内的唐尧东、马林、贾秀全、吴金贵指导,世界名帅里皮、斯科拉里、崔康熙指导,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。可能我跟一般人想的还不一样,我更多的时候还不完全是想向他们学习技战术,因为教练的技战术是一套严谨的、完整的理论体系,不是说我听了就能完全领悟的,关键在于怎么去安排训练的内容和量,这里面的学问太深了,不是我在他们手下做几年球员就能学会的。

我更关注的是,这些教练在顺境和逆境中的做法,面对不同性格的球员,他们是怎么沟通的?受到外界赞誉和质疑的时候,他们的情绪和回应方式如何?说真的,我并不确定自己退役后能不能做一名职业足球教练,因为做教练和做球员有时候是两回事,但我知道,即便我不做教练,我也总要做一些事情,而且我希望不管做什么,都能把事情做好。如果从做事情和做人的角度来看,这些国内外名帅的身上,也有太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。职业生涯有限,但是人生是漫长的。

◆今年最火的球队恐怕要数大连人队了,第一阶段全华班,硬是打成了关注度第一。想听你评价一下大连人队。

是不是最火我说不好,但是,大连人队确实打得挺好的,很有特点。在我看来,大连人队跟申花在有些地方很像,那就是,场上的每个队员都知道自己该干什么,以及应该做到怎样的程度,每个人心里面应该装着的是整个球队的荣誉,而不是自己。谢晖教练的指挥方式比较有激情,而吴导更为内敛,但是充满力量。我们虽然没有赢下比赛,但是球迷给予了我们认可,这就说明,只要用心去拼,球迷会感受到的。大连球迷和申花球迷中,有很多非常懂球、热爱足球的人。

遗憾,但充满了感激。我一直都记得是赵老板亲自带着车去沈阳接的我,跟我说话的时候那份真诚。虽然说突然把我卖掉那会儿,我有些想不通,但是后来我知道一切后,就释然了。以前在阿尔滨队的时候,我不敢跟老板说太多话,因为我觉得那样不太好,但当他彻底退出足球圈后,我回大连后时不时会跟他一起吃个饭,聊聊足球。

◆很多职业足球人都说,中国足球可能未来十年都没有什么起色或者希望了。你怎么看待这种悲观说法?

我没有想那么远,未来会怎样,其实有时候取决于我们现在怎么做。有希望,如果现在不努力,那也不是属于自己的希望,是别人的;未来没有希望,那更要努力,因为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家庭负有责任。我不觉得中国足球一定会就此沉沦,因为我看到了像吴金贵吴指导、智哥(郑智)、谢晖谢导、李金羽李导、郝伟郝导、李玮峰李导这些国产教练,他们都在努力拼搏着,没有放弃。只要我们不自我放弃,我相信一定会有转机的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